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正版资料大全 全年2019 > 霍林斯 >

NBA裁判潜规则大全:看与教练私交 曾惹恼乔丹

归档日期:06-10       文本归类:霍林斯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当被问到联盟是否希望在季后赛系列赛中尽量少地出现打架、斗殴等恶性事件时,前NBA裁判蒂姆·多纳吉表示,这显然是联盟的战略。他还进一步表示,到了总决赛,裁判会使用各种狠手,来打压暴力犯规行为。

  “这是当然的事。”多纳吉说,“每当你在一场NBA比赛中卷入打架时,这都会制造出大量的争议及麻烦。纵观总决赛全局,你当然不希望球员这样做。我想,这就是为什么你总能看到如此多的吹罚。裁判们以此来减少身体接触,尽量保证不会有打架事件的发生。”

  参与了奥本山宫殿斗殴事件的史蒂芬·杰克逊曾经抱怨过,他被裁判吹了太多的犯规,不过他曾经的队友慈世平,在这点上表现得可能更为明显。自从2004-05赛季之后,单赛季慈世平在每36分钟内的犯规从未低于2.7次。慈世平说,自己成了裁判重点关注的对象。“如果这个动作是别人做,可能就不会吹罚犯规。”慈世平说,“但如果是我做的话,就会被吹犯规,甚至是恶意犯规。我猜自己是因为打架(奥本山宫殿事件),在裁判眼中成了不良人士。”

  NBA其实并不允许裁判和球队任何人员发生联系,但实际情况是,他们“从未离开这个大家庭”。裁判们经常会在旅途中遇上NBA球队成员,一般人所不了解的是,他们中的很大一部分和NBA教练有着很好的私人关系。“一旦比赛结束,我们就是朋友。”德安东尼曾经这么谈到自己和某几个裁判之间的关系,“他们在场上尽着他们的努力,我也一样。打完球之后,之前我们有时还会出去喝上几杯。”

  “我不知道是否裁判和教练可以真的做到亲密无间。要知道,实际的情况是,双方都从未摆脱过。”前NBA教头麦克·邓利维说,“在老时光里更是这样。有时,你做一些商业旅行,都能在飞机上撞见裁判。”某些主教练还有裁判的私人电话号码,会间不断地与这些号码的主人谈谈心。一位裁判曾透露给ESPN“Outside the Lines”栏目一个消息:乔治·卡尔和自己过去就有着相当不错的交情。

  一些执法公正的教练坦率地说,某些裁判和教练的私人关系,影响到了比赛的公正性。一位在联盟执法了27年、直到2003年才退休的资深裁判休·霍林斯说:“这两拨人走的太近了!现在一些NBA裁判会举行各种各样的高尔夫比赛,教练、球员、经理都在他们的邀请之列,裁判在比赛过程中,甚至会给教练拿饼干。”

  虽然没有明指,但舆论表示,这个喜欢办高尔夫比赛的裁判,很大可能是名哨迪克·巴维塔。

  与此同时,一些NBA教练并不讨裁判喜欢,这点也成为影响比赛判罚的一大要素。“我最讨厌菲尔(杰克逊)的一点是,他说喜欢我吹湖人球员犯规。他可不是在表扬我。”NBA资深裁判德雷克·理查德森曾经这么说。菲尔·杰克逊说,他的咆哮和不满让理查德森产生了一定的心理障碍,结果,理查德森就在吹罚上“加倍地找了回来”。

  在2003年的一场季后赛中,时任勇士主帅唐·尼尔森被克劳福德吹了一个技术犯规。尼尔森气急之下,居然喊了一个暂停,就此“挑衅”克劳福德。克劳福德赛后生气地说,“我恨不得用叉子扎入唐·尼尔森的眼睛。”以后凡是有克劳福德执法的勇士比赛,金州人都在吹罚上没有便宜可占。

  克劳福德还和迈阿密热火的老板米奇·阿里森不和。2006年季后赛,热火大前锋哈斯勒姆上篮,觉得自己被犯规。克劳福德没有响哨。哈斯勒姆把自己的牙套掷向了克劳福德,当即就被驱逐出场。热火电台解说员在场地边抱不平,克劳福德张口就骂电台解说员。米奇·阿里森当时就坐在旁边,他要求NBA解雇克劳福德,但是没有成功。这也许就是克劳福德与热火恶劣关系的由来。

  NBA曾明令禁止裁判接受球队、球队工作人员和球员的任何馈赠,可一些败类裁判居然主动向人家要东西。在迈克尔·乔丹还在打球的时候,不少裁判曾经在赛前赛后,向公牛队(甚至乔丹本人)索要乔丹的球鞋和签名。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裁判说,“在公牛鼎盛时期那几年,找公牛要点儿小玩意、小礼物几乎成了大家心照不宣的秘密。如果没成功,迈克尔就等着吧。”

  据说,乔丹对于裁判的这种行为非常愤怒,这也导致他在比赛中几乎从不于裁判交流,也从来没有买过裁判的账。

  这是最知名、也最常见的裁判“潜规则”,意为比赛中,当裁判吹罚了某支球队一个程度较重的犯规后,往往会在接下来的回合中选择时机,在另一支球队中也吹罚类似程度的犯规,以平衡场上局势;“平衡哨”也可指裁判为让比赛不陷入一边倒而做出的“支持”某一方球队的判罚。

  “平衡哨”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可一位记者居然因为点出这个词,而和裁判打上了官司。2011年3月15日,美联社记者乔·克拉斯基跟裁判比尔·斯普纳产生了法律纠纷。原来,在当年1月24日森林狼与火箭的比赛中,克拉斯基在推特上写道:“裁判斯普纳告诉兰比斯(时任森林狼主帅),在一次糟糕吹罚之后,他会得到弥补,然后这位裁判在火箭身上吹了一个更糟糕的判罚,这就是NBA的裁判。”

  斯普纳非常不满克拉斯基的言论,将他告上法庭,可克拉斯基与美联社联合发布声明说,以上那些描述性的文字“并无事实差错”。这桩闹剧,最后也不了了之。

  《纽约时报》率先提出了一个赛场吹罚的“隐性概念”:从1991年到2003年,在12年NBA比赛中,场上三名裁判里白人越多,对白人球员有利的判罚就越多;黑人越多,对黑人球员有利的判罚就越多。

  专门从事这项研究的学者思科·普莱斯说,“大家可以看看,那些由3名黑人裁判执法的比赛和由3名白人裁判执法的比赛(的不同)。在这种比赛里,我们能知道是哪种肤色的人做出了判罚。而当我们只对这种比赛进行分析时,我们得到的结论,和我们研究所有比赛所获得的结论是一样的。”普莱斯的结论是,这种吹罚中的“种族歧视”确实存在,由此造成的判罚误差,大致占据总判罚数量的4%。

  在NBA中干了28年的裁判杰克·奥唐奈尔,和德雷克斯勒有深仇大恨。在1995年5月火箭和太阳的季后赛中,奥唐奈尔迅速地给了德雷克斯勒犯规,把他放在板凳上。当德雷克斯勒争论的时候,奥唐奈尔又迅速地给了两个技术犯规,把他罚出场。奥唐奈尔曾经说,“如果球员或者教练不尊敬你,你一定要惩罚他。”

  另一个为人熟知的裁判“潜规则”。关于明星哨,多纳吉曾说,“NBA喜欢看科比(这样的明星)赢球。湖人曾经寄给联盟办公室一张光盘,里边是关于科比的25个误判的视频。后来官方将这25个视频让每个裁判都研究了一下,其中有22个确实是误判,我当时就明白了,只要能让科比更多地走上罚球线,没有什么哨是不能吹的,也没有什么是可以漏的。这样一来,科比就能轻松得分,赢球也就不在话下了。”

  这番话有两层意思:尽量给科比这样的明星以犯规罚球机会,也尽量少地让他自己出现犯规。“明星哨”不仅仅是联盟的授意,事实上,不少裁判也喜欢看球星在场上表演。“当你花钱看表演时,自然希望见证到更出色的。”一位匿名裁判曾这么表示。这种心态,也或多或少地催生出了更多“明星哨”。

  作为NBA历史上最优秀的裁判之一,已经退役的麦克·迈斯认为,正是裁判近年来越来越照顾大牌球员的“潜规则”,才让迈克尔·乔丹逃脱了1998年总决赛第六场的最后时刻犯规。迈斯说:“还记得乔丹的最后一投吗?他用手推开了拜伦·拉塞尔。当场的评论员说:乔丹的这次投篮太棒了!但这到底是一次美妙的绝杀还是一次进攻犯规?在我看来,这毫无疑问是一次推人犯规。”

  当然,联盟中也有不吃这套的裁判,乔·克劳福德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他不仅不买明星的账,甚至还和明星球员对着干。

本文链接:http://marianyim.com/huolinsi/1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