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正版资料大全 全年2019 > 霍林斯 >

NBA中所说的“垃圾时间”在英文里是怎么写的呢?

归档日期:08-12       文本归类:霍林斯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没有什么人能记得有关垃圾时间的故事的细节,如果那样的故事那么值得人们回味的话,垃圾时间也就不会有这样的名字了。弗兰克·雷登记得最清楚的一次大约是在1982年,不过他甚至记不起当时的对手是哪支球队。问题时这位现任爵士队老板当时是该队的主教练,所以他不能像其他观众那样打道回府,只能坐在那里忍受煎熬。为了被驱逐出场,他开始朝裁判厄尔·斯特洛姆大喊大叫,但斯特罗姆却全然不理会雷登的脏话。最后雷登问斯特罗姆为什么不把他驱逐场外。“厄尔看着我说:‘我知道你想干什么,弗兰克。但是,如果我不得不在这遭罪,你也别想跑。’”

  这就是垃圾时间,每到这样的时候,比分牌上的差距比仍坚持在看台上看球的球迷人数还大,而场上的队员则是坐在替补席最后那些人们叫不出姓名的队员。“垃圾时间真是可怕的时间,”帕特·莱利这样说。

  出现这种情况一部分原因是在垃圾时间里人人对比赛结果都心中有数了。场上的替补队员或是在为自己没能在有效时间上场而生着闷气,或是在每投中一球后重新计算自己的平均得分。先发队员则有的坐在板凳上讨论他们赛后的活动,有的急忙冲上场去尽量使得分稍微体面一点。输球的教练在想他的总经理什么时候能给她找一个不惧怕防守的小前锋,而赢球的教练考虑的是第二天是否给他的队员放一天假。球迷们则是在努力回忆自己的汽车停放在了什么地方。甚至连现场的解说员对比赛的进程也是心不在焉。前几年,达拉斯小牛队的解说员泰德·戴维斯在解说一场波特兰开拓者队大胜小牛队的一场比赛时,因实在无聊,索性做起了电影评论。垃圾时间正如其名所示,是一段没人想要,令人讨厌的时间。

  然而,“一切都无所谓”正是垃圾时间的美妙之处。体育运动中最能显露真情的情形有两种,一种是一切都处在存亡攸关之际,再一种就是一切都无关紧要之时。垃圾时间无疑是后者的最佳例子。在垃圾时间里,所有的战术配合都不见了,往往导致球员最漫不经心的表现。球员们经常斯心所欲,以填补其技术统计数据中的空白,尽管那些数据本身也毫无价值。从1988—89赛季至1997—98赛季在六支球队打过球的组织后卫斯科特·布鲁克斯说过,“垃圾时间太棒了,它使我的平均得分从2.5上升到2.8。”

  垃圾时间应该受到欢迎,而不应该被忽略。它就如同那些俗不可耐的肥皂剧一样,其表现糟糕到让人忍俊不禁不禁的程度。你可能不想每天晚上都看这种剧,但偶尔看一看也不失为一种乐趣。

  就像在大多数肥皂剧一样,垃圾时间中的主要角色被贪婪之心所驱使。当一名真正的垃圾时间抢手得球后,即使你手中有一只AK47手枪,也别想让他传球。“这是人人为他的时候,”组织后卫达蒙·斯塔德迈尔说,他在猛龙队的两年半时间里成了一名垃圾时间专家。“有些家伙的统计数字在一场比赛快结束时水分很大。如果在猛龙队里每场平均得19分,那么在一流球队里也就是16或17分。”在垃圾时间,好像10个队员都意识到场上还有自己的队友,不过尽管看上去是一片混乱,其实也不过是没有一定之规。精明的“垃圾人”都知道“乱中取胜”的诀窍——

  这句话如何强调也不过分——贪心不是坏事。在垃圾时间里,最糟糕的投篮就是不投篮。许多球员本能地说明这一点,原火箭队的优秀选手凯尔文·默菲就是如此。他至今还记得1970—-71赛季自己作为新人在垃圾时间被换上场时的情形。当时距离终场还有1分51秒,火箭队的球星埃尔文·海耶斯已得了48分。“他走到我面前,‘嘿,新手,我就缺一个球了,把球给我。’”

  默菲说,“我告诉他,‘我希望你还能记得如何抢篮板,因为1分51秒立我至少能投10次篮,你想要凑满50分,惟一的办法就是抢下篮板球。’他对此很不高兴,但你猜怎样?我投了9次篮,而他没得到50分。”

  同默菲一样,那些在垃圾时间大球的球员显然都认为良心是他们最大的障碍。约翰·沃斯勒在猛龙队惨败给热队得一场比赛中投篮16次,丝毫没有在一起总有12个球没有投中。在为森林狼队效力时,詹姆斯·罗宾逊曾经把垃圾时间变成一场真正的较量。在对骑士队的比赛中,他在第四节独得23分,几乎率领森林狼队反败为胜。其他引人注意的垃圾时间球员还有丹尼斯·斯科特、罗德·斯特里克兰,另外,格兰特·希尔说,“如今的公牛队每个队员都是垃圾球员,因为他们的每场比赛都是垃圾时间。”

  如果由于某种原因无法投篮,也要想办法做点什么。在垃圾时间的行话里,“白板”是指在球员的统计表格中除上场时间外,后面的9篮都是空白。“白板就意味着虽然你打球了,但你却什么也没干,”曾经在灰熊队当过助理教练的莱昂内尔·霍林斯说,他曾在NBA打过10个赛季的后卫。没有投篮,当然更没投中,没有助攻,没抢篮板,没有犯规,什么也没有。如果到最后一秒仍然是“白板”,有经验的垃圾时间球员会在意犯规,用“犯规”一栏中的“1”打破其“白板”中“0”的纪录。

  实际上,最好根本不传球,如果做不到的话,高个队员在抢到篮板球后也要特别注意不要向外围传球。这是应为后卫们往往快速运球到前场,投篮得分,一次控制垃圾时间,吸引观众的注意,真正的功臣则因步伐较慢而被遗忘。如果你看到一位高个队员抢到篮板后全然不去理会在中线附近拼命朝他要球的队友,你就应该知道你算是碰到了聪明的垃圾人。

  这绝对不是在抨击裁判不够公正,问题是裁判们都知道垃圾时间越短越容易忍受,所以有心计的垃圾时间球员从不担心裁判吹犯规停表。如果裁判真的吹了哨,那他可能是有什么私事要办。道格·柯林斯执教活塞队时认为,有些裁判利用垃圾时间平衡统计数字。一次在输给热队以后,柯林斯抱怨活塞队在垃圾时间里被吹了几次犯规,那纯粹是裁判为了不使统计表中两队犯规次数差距太大而为。另外,裁判外何其他人一样,也利用垃圾时间放松一下,于是,他们的幽默感在这种时候也就更明显了。几年前凯尔特人队很少上场的队员邓迪·琼斯在垃圾时间里作了精彩表现后,当值裁判乔伊·克罗福德说,“我真不知道邓迪是打球的,我还以为他是男模特呢。”

  大家都知道垃圾时间令球员讨厌。1985—86赛季, 76人队主教练比利·坎宁安召唤新人沃斯·温斯特上场,但温斯特却因为“解不开热身服上的扣子”而“不得不”重新坐下。这样的借口对于他的队友塞迪尔·斯莱特来说也是张口开来。一次,76人队大大领先于勇士队,在剩下的垃圾时间里,斯莱特意识到可能要派他上场了。他声明自己是非常乐意商场效力的,只是——他热身服里面穿着短裤就好了。那场比赛最终勇士队竟反败为胜,而76人队的垃圾人一个也没上场。76人队当时的另一位替补里奥·劳蒂斯说,“你从没见到过输家的人会那么幸灾乐祸。”

  大多数垃圾时间队员并不为自己贪球的行为感到歉疚,因为人们也理解,每一次在垃圾时间上场也都是为自己增加有效上场时间的机会。“人们经常期待镇阿让的机会,甚至一些老队员也是如此,”后来米歇尔·巴特勒说,此人在NBA度过了六个赛季,但大部分时间里都是坐在替补席的最后面。“哪怕只有30秒我也愿意上长。那足够投一次篮了,也许能投两次。也许就在这30秒里你的表现能让教练发现你还有可取之处。”

  当年18岁的湖人队新人科比·布莱恩特是垃圾时间队员中的佼佼者。“我对待垃圾时间非常非常认真,”科比说。“对我来说,那是我多投篮,提高得分的机会。另外我还可以尝试一些新的方法,看看会有什么效果。”

  掘金队的解说员斯科特·哈斯丁斯在1982——83赛季至1992——93赛季期间曾在5个球队打过中锋,他自豪地称自己是NBA空前的“垃圾时间之王”,由于这个称号不雅,迄今他的“王位”还没有受到威胁。“我在考虑为我们这些垃圾人搞一个‘名人堂’,”在谈到自己和其他垃圾人时哈斯丁斯说。“我觉得没什么不可以的。在NBA中喜欢垃圾人的人比喜欢迈克尔·乔丹的人还多呢。”

  “名人堂”确实比较合适。尽管垃圾时间并不那么出名,但其历史却很悠久,而且只要还有弱队,还有自私的球员,垃圾时间的未来也是有保证的。垃圾时间永在!

本文链接:http://marianyim.com/huolinsi/469.html